揭秘扑朔迷离谭甫仁被刺案的始末-历史趣闻网

谭甫仁现在没几个人知道了,当年可是名镇一方的”云南王”。生前任: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第一把手),昆明军区(大军区)第一政委,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是林彪“四野”的老部下,原为工程兵政委,经林举荐,补了阎红彦自杀后的缺。

传说(因未解密)1970年底,谭突然收到一封极为诡秘的”密令”,让他务必于某月某日击落一架飞经昆明上空的民航飞机。这位”云南王”虽说在自己的”地盘儿”上敢于为所欲为,但没有任何理由(密令又不能公开)打一架民航机,又在和平时期—-谁知道里面坐的什么人?—-则不能不费踌躇。闹不好就是死罪,即使完成任务也未必会有好果子吃,”杀人灭口”、”嫁祸于人”的事情太多了。

谭甫仁思前想后,终于想出折衷办法。他立即通知军区空军:立即准备好几架战斗机,听候调用。第二天,就是”密令”的执行日,谭甫仁亲自坐镇空军作战室。果然,时隔不久目标出现,正向昆明上空接近。谭当即下令 “战斗机起飞,包围民航机,使其在昆明机场迫降。”早已待命的四架战机轰然升空。

民航机正沿着航线平稳行驶,突遭战机拦截。带队机长命令:”立即降落,立即降落,机场电台引导频率****… …”无奈之下,民航机不得不在昆明机场降落。

这边谭甫仁早已率一大帮军人迎候,准备先逮捕从飞机上走下来的人再说。

飞机舱门打开了。谭甫仁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从飞机上走下来的是周恩来总理!—-迫降总理座机,死罪呀!谭顿时吓得两腿发软,六神无主。

周恩来慢慢走下航梯,严厉质问早已满头冷汗的谭甫仁:”你为什么迫降我的座机?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谭甫仁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囫囵了:”我—不知道—不知是总理的飞机,我该死,该死呀!”

周恩来神色冷峻:”你不要解释了,立刻向中央写出报告,交待清楚。现在你马上把跑道和航道让开,我要马上起飞!”

谭甫仁忙不迭下令将跑道腾清,直到总理座机飞得没影了,才率部回到军区。

回到家里,谭甫仁一下子就瘫在了沙发上,又惊又恐,泪流满面。夫人见状,惊讶万分:”你怎么了?”

谭直晃脑袋,连哭带叫:”我要被抓起来了!我要死了!”

在夫人追问下,谭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最后说:”迫降总理座机,等于空中行刺,这是死罪啊!”

夫人激愤地说:”这是谁来的密电?这不是害人吗?把它交给中央,说明事情经过。你没有照密令办,应该说还有功呢!怕什么?”

谭甫仁赶忙摇手制止她,”快别乱说,小心隔墙有耳。”

直到半夜,谭甫仁还在考虑如何给中央写这个报告,夫人早睡了。谭所住的”将军楼”分上下两层。一楼是会客厅与餐厅,二楼有他的办公室和与夫人共用的卧室。偌大两层楼,只有谭夫妇及谭的妻妹三个人住。小楼在军区大院深处,门外有哨兵日夜站岗。夜已深,谭也有了困意,干脆在办公室睡下。

云浓月黑。不止从哪儿钻出一个黑影,悄声没息地上了二楼。推开谭的卧室,照着床上昏睡的人就是两枪,随即又向谭的办公室摸来。

被枪声惊醒的谭甫仁丝毫没有把枪声与自己联系起来,还以为是哨兵枪走火,披上衣服准备出去训斥一通。当他睡眼惺忪走出办公室,恰好碰上刺客杀气腾腾的眼神和对准自己脑袋的枪口。谭一惊,本能地把头一偏,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他拔腿就往楼下跑,一粒子弹打中他的胸膛;他摇晃两下,继续挣扎着往外跑,紧接着腰上又中了一枪,他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当谭的妻妹被连续的枪声惊醒,知道不好,穿好衣服出来时,只看到了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背影闪了一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军区大院立即全面戒严。当军区保卫部长率领侦察保卫干部进入小楼,只见谭甫仁倒在楼梯旁,血流满地;谭夫人早已死在床上,满床被褥都染红了。现场勘察,既无指纹也没能提取出足迹,除了血迹就是那五粒手枪子弹壳。再加上谭的妻妹那惊魂未定的描述:凶手一闪就不见了… … 个子很高,有多高?和卫队长差不多吧。身穿军装,对小楼非常熟悉。

经两小时的”案件分析”,结论是:凶手是一个军人,对军区大院很熟悉。个头在1.75米以上。临时成立的专案组决定立即清查军区大院,任何人都要交待昨晚的活动。除此之外,还立即封锁了车站、码头和飞机场,拘留所有符合凶手特征的人员加以审查。

刺杀发生在12月17日凌晨。天刚亮,昆明火车站、机场都被大队武装士兵包围,逐一检查旅客的证件行李,对军人盘问得尤为仔细,一个又一个身高在1.75米以上的军人被拘留带走。昆明全城到处军警密布,一片紧张气氛。

经数天侦察,情况逐渐明朗。军区四道大门的执勤纪录,从12月16日至17日,没有一个外人来过军区大院,所有的围墙,没有发现一处有过蹬、扒、攀、踩的痕迹。这足以证明,12月17日凌晨行刺的凶手,当晚就住在军区大院内。事件发生后,由于及时采取了戒严措施,没有一个人离开过自己的住宅。换句话说,凶手至今还滞留在大院内。侦查中还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军区保卫部的两支手枪被盗,更证明了凶手就是大院内部的人。专案组抓紧审查上至首长下至普通士兵,包括全部住在院内的家属。

奇怪的是,凶手是大院的人已确凿无疑,但大院中的每一个人都能说清楚自己当晚的活动,并且有两个以上的人证明,从而说明此案与自己无关。侦察陷入僵局。

中央对谭甫仁被刺一案极为重视,派来了由公安部、解放军总政治部及文革小组有关负责人组成的中y调查组。1949年建国以来,还从没有过一个像谭甫仁那样高级别的在位地方大员被刺。此外,谭甫仁迫降总理座机一事正在追查,突然关键人物被刺—-这又说明了什么?

中调组水平到底高出一筹,到滇后很快发现了问题。组长问军区保卫部长:

“你们清查的都是一些在职干部… …对那些特殊人物、如隔离审查对象,查过没有?这些人中有没有特别熟悉小楼情况的人?”

部长吞吞吐吐:”这倒是有一个。”

组长:”谁?”

部长:”卫队长,谭政委原来的卫队长。”

组长眼睛一亮,紧忙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讲讲。”

保卫部长介绍说,谭甫仁原来有个卫队长,解放战争时期入伍,身经百战,屡立大功。身高1.80,武艺高强,机警灵活。平日里沉默寡言,含而不露。经多方面考核,谭选定他为卫队长。也格外器重,有意干几年后直接提师长。卫队长当然也忠心耿耿,为谭的安全保卫竭尽全力。不想天有不测之风云,卫队长的家乡给部队来了一封信,检举卫队长曾参加过地主武装还乡团。谭听汇报后大吃一惊:这还了得!日夜跟在自己身旁的人,竟是还乡团!立即下令将其隔离审查—-卫队长好端端的前程就这么给毁了。

组长问部长:”这个卫队长你们清查过没有?”

部长有点脸红:”没有… …不过,他已被隔离审查多日,门口有持枪哨兵日夜站岗,他还能有什么问题吗?”

组长斩钉截铁:”一个死角也不能留。走,现在就去问问。”

保卫部长和保卫干事先行一步,把执勤哨兵找来:”卫队长最近情绪怎么样?”

哨兵七嘴八舌说了一些情况,并无特殊异常。部长又问12月17日凌晨站岗的哨兵:”卫队长离开过隔离室没有?”

哨兵坚定回答:”没有,我一直没离开过隔离室的门口。”

部长见问不出什么,便对保卫干事说:”我说此案和卫队长没有关系,现在怎样?明摆着嘛,卫队长要从隔离室出来,哨兵总不会看不见吧?走,咱们瞧瞧卫队长。”

走到隔离室门口,部长问门口站岗的哨兵:”他在干什么?”

哨兵回答:”睡觉。”

保卫干事把隔离室的门打开。由于没有后窗,屋里很暗,眼睛一下子适应不了。等保卫干事眯眯眼,看清屋里的情况时,不禁到抽了一口冷气:卫队长正拿着一支手枪瞄着他,面目狰狞。保卫干事正要转身,枪又响了… …

大院顿时乱了套。卫队长趁乱跨出隔离室,想寻路逃跑。大批警卫部队已经喊杀着冲过来。卫队长无奈窜进了一个厕所。警卫部队立即将厕所团团包围。

“你已经无路可逃了,赶快投降吧!… …”指挥员一面命令喊话,开展政治攻势;一面下令一队从越南撤回来的强悍侦察员,身着防弹背心、手枪、冲锋枪,慢慢接近厕所。正在这时,里面一声枪响,士兵们忙把身子一低,紧接着又是一声。此后,半天没了动静。

指挥员观察了一阵,把手一挥,侦察兵们猛地从墙上、从入口冲了进去。摆在他们面前的,是卫队长的尸体。血流了一地,两支手枪丢在一旁。

随即赶到的保卫部长检起枪来,看看枪号,正是保卫部丢失的。后经弹道检验,正是杀害谭甫仁的那两支枪。事到此时,已经可以完全断定:刺客就是卫队长。

案件侦破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各种戒严措施也都取消了,军区大院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但这只是表面的,中央调查组当晚就与军区首长开了个秘密会议。中调组长说:”凶手查获了,这案子似乎也该结了。表面上看是挟私愤报复,卫队长原来很受重用,突然被隔离审查,顿起报复之心。动机、心理、作案工具一应俱全。但是 —-“中调组长拖长了语调:”有几个问题怎么解释?卫队长一直被关着,他怎么有可能从哨兵的鼻子底下溜出来?又去偷保卫部的枪,又去小楼杀人,几进几出,哨兵竟然没有看见,这可能吗?保卫部在清查过程中,为什么又单单把他放过了?这又怎么解释?现在中央正在追查谭迫降总理座机一案,偏偏这个时候谭被暗杀,这又是怎么回事儿?我看保卫部有问题,得查一查。”与会者均觉得有理,遂做出决定:追查军区保卫部。

追查工作一开始,就发现部长问题多多:看守卫队长的哨兵是他安排的,手枪是从保卫部的保险柜里偷走的,又是他担保卫队长没有问题的。中调组遂决定对保卫部长隔离审查。当士兵奉命去执行任务时,发现部长房门紧闭。敲了半天没有回响,不得已把门撞开,又一幅恐怖景象出现在他们面前:部长吊死在床头上,舌头伸得老长老长… …

线索又被掐断了。谭甫仁之死,迫降总理座机的案子无从追起;保卫部长一死,谭甫仁被刺这个案中之案,又成为千古之谜。

后面还有更蹊跷的:中调组回京复命不久,就发生了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中调组长又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地下室。

后记:1971年我恰好在北京当兵,当时北京市面上就有传说,据说是:林彪给谭甫仁发密电,要他击毁一架民航机。谭没有完全按林彪的意思办,而是把民航机迫降在昆明机场。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从飞机里走出来的是周恩来。吓得半死。周训斥了谭甫仁,并要走了密电,交给了邓颖超保存。再三叮嘱,等自己死了,再交给毛泽东。林彪怕事情败露,暗杀了谭甫仁,并灭了口。

据说当年驻北京的外国记者也都作为”未经证实的消息”发回过”报道”,不知是否还能查得到?

另外,”中调组长”是否就是莫名其妙死在地下室的公安部长李震?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