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国夫抗战回来为何痛批军史-历史趣闻网

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0军“土生土长”的将领,曾经担任该军119师师长,与118师师长邓岳和120师师长宁贤文号称“40军三大金刚”,敌军则称他们是“40军的三大活阎王”;他打仗成瘾,只要没有仗打,就会在上级面前发牢骚。他,就是开国少将――徐国夫

徐国夫将军(1914-2004.8),安徽省六安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少将之一。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徐国夫抗战回来为何痛批军史徐国夫少将照片

徐国夫将军简介原武汉军区副司令员。

徐国夫同志是安徽六安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班长、排长、指导员、科长、组织部副部长、团参谋长、副团长、团长、旅副政委、副旅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第一副军长兼参谋长、沈阳军区装甲兵司令员等职。他是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七届委员会委员。他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徐国夫先后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和鄂豫皖苏区的一至五次反“围剿”斗争,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他率部参加了百团大战、平型关大战、冀南、邯郸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他先后率部参加了四保临江、攻克四平、辽西会战、围困北平、衡宝战役、两广追击、解放海南岛等重大军事行动和作战。新中国成立后,他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他为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做出了贡献。

徐国夫同志,因病于2004年8月26日在沈阳逝世,享年91岁。

徐国夫少将生平经历 徐国夫,1914年出生,安徽省六安县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一)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徐国夫历任红四方面军战士、班长、红4军12师35团通信排排长、连指导员、红9军政治部组织科科长、政务科科长、军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方面军骑兵师1团团长。参加了鄂豫皖、川陕苏区第一至五次反“围剿”作战和长征。

1937年,徐国夫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二)

抗日战争时期,徐国夫历任抗日军政大学总校队长、第1分校营长、八路军129师骑兵团参谋长、新8旅22团副团长、团长。参加了平型关、百团大战、冀南、邯郸等战役战斗。

(三)

抗战胜利后,徐国夫任东北人民自治军第3纵队23旅副旅长、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9师副师长。

1948年1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划分为东北军区和东北野战军),徐国夫任东北野战军第3纵队9师副师长、师长。

1948年3月10日,原辽东军区独立1、2、3师合编为东北野战军第5纵队(辖13、14、15师),徐国夫调任13师师长。

1948年8月,东北野战军第2兵团第5纵队成立(下辖13、14、15师),徐国夫任13师师长。

1948年11月17日,东北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第2兵团第5纵队13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第42军124师(属后起之秀),徐国夫任124师代师长。

1949年3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第42军124师奉命改称第四野战军第14兵团第42军124师,徐国夫任124师代师长、师长。后调任第12兵团第40军119师师长。

解放战争时期,徐国夫参加了四保临江、攻克四平、辽西会战、围困北平、衡宝战役、两广追击、解放海南岛等重大军事行动和作战。

(四)

新中国成立后,徐国夫任第40军119师师长。

1950年,徐国夫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第40军119师师长、副军长兼119师师长、第一副军长兼参谋长。获得朝鲜二级国旗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1953年10月-11月,徐国夫任第40军代军长。

1955年,徐国夫毕业于南京军事学院高级系。后任沈阳军区装甲兵司令员、武汉军区副司令员。

1990年,徐国夫到朝鲜访问,获得朝鲜二级国旗勋章一枚。

徐国夫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准军级、原东北军区),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全国政协第六、七届委员会委员。

2004年8月26日,徐国夫因病在沈阳逝世,享年91岁。

徐国夫将军故事

解放战争中

1946年5月,徐国夫率部到达梅河口,负责向东丰方向警戒。他向在梅河口的辽宁军区副司令员解方报到,解方是东丰人,热情好客,欲尽地主之谊。据情报,敌195师进占了东丰县城后,尚无出动迹象,徐国夫却不放心,决定先到阵地上看一看。徐国夫刚到城外,敌195师就出动了。他抢先一步,指挥部队占领了有利地形,据险扼守,激战六天六夜,最终打退了195师的进攻。

秀水河子战斗后,国民党新6军22师相继占领了盘山、台安、辽中,在辽河沿岸布成了一条线式的防御作战。南满军区指挥3、4纵向22师发起反击。当时,3纵没有纵队指挥机关,由军区兼纵队领导,三个旅各自为战,3纵9旅反击22师64团,3纵8旅反击进占台的22师65团,3纵7旅配合4纵作战。

3纵9旅由沈阳与本溪之间的姚千户屯、奉吉堡出发,向辽中方向迎敌,副旅长徐国夫带领前卫27团,经两日急行军进抵浑河西岸,发现敌人的一支小分队,与我前卫营稍有接触,即向西撤退。“抓住这股敌人,不能让他跑掉!”徐国夫估计是敌侦察或外围警戒的分队。前卫营跟踪侦察,发现敌宿营徐家屯,兵力约为一个营。他建议旅主力分两路向敌侧后迂回,自己指挥27团包围了徐家屯。当夜10时,向敌发起进攻。双方一交火,徐国夫发现敌人射击准确,火力凶猛,战术和技术水平很高,战斗持续到半夜,1营和2营从两面突破敌人防御。余敌突围,正好被迂回的3营拦住。此仗,毙伤敌人200余人,俘虏300余人。当徐国夫审问俘虏时,敌副营长说:“我们新6军是美国在缅甸装备和训练的远征军,从缅甸到越南,在热带丛林里抗日,从没遇到过敌手。我们的部队,包括骡子和马,都是坐美国飞机,乘美国军舰到东北来的。”有个被俘的连长居然说:“你们是乘我们不备,突然袭击,侥幸取胜。要是摆开阵式较量较量,你们根本不是对手。我们一个国军可以打你们十个民主联军。”“混蛋!”气得徐国夫直骂人:“你们一个能打十个民主联军,怎么还当了民主联军的俘虏?两军作战就是要避敌之长,击敌之短,乘其不备,攻其不意。你们自称王牌军,连这样起码的军事常识还不懂得吗?”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