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山五壮士隐瞒了什么真相-历史趣闻网

被湮没的史事

狼牙山五壮士悲壮地跳崖了。但崖上的故事并没有完。棋盘坨上有一处道观,老道长名叫李海忠,当时,他正躲在棋盘坨的仙人洞里往崖顶上看。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攻上棋盘坨顶的日寇,目睹了五壮士跳下悬崖的壮举,不禁惊呆了,他们肃然起敬,随着一个日寇头目一声号令,整齐地排成几列,看着五壮士跳崖的地方,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

这一幕情景,后来老道长告诉了别人。起初,人们都相信这一幕是真实的,但解放以后,老道长的话却被当成了“为日寇涂脂抹粉的反动谣言”加以批判。老道长从此缄口不语了,人们也不敢再传播了,于是,棋盘坨上发生过的那一幕,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最近,在媒体上看到有人在讨论此事的真伪,我的看法是:此事必真,乃确凿之史也。应当作为狼牙山五壮士抗击日寇史事的一个片断加以记述,以此让世人更深切地感受到狼牙山五壮士的壮举,是怎样地惊天地,泣鬼神。而那种对老道长的所谓批判,不过是“左”腔“左”调的谰言。

老道长的话是真实的

老道长李海忠的话何以是可信的?首先,我觉得,老道长根本不可能也完全没有必要编造谎话。说他给日寇“涂脂抹粉”,日寇都快打到他的道观门口了,他凭什么要给日本鬼子涂脂抹粉?退一步说,他不怕被当作汉奸惩办了吗?再者说,假使要为日军说好话,也不能说“大日本皇军”给中国军人弯腰鞠躬呀!这不是寒碜“皇军”吗?这是我信老道长的话为真的理由之一。

理由之二,棋盘坨上发生的日寇敬畏我军英雄的事,并不是孤例,而是有其它类似的事例可以作为旁证。

例如,杨靖宇将军生前死后都受到日寇的极大敬畏。杨靖宇是在江县保安村三道崴子,与日本警佐西谷和日军头目岸谷隆一郎率领的百余名日伪军激战中壮烈殉国的。据有关资料载,杨靖宇中弹牺牲后许久,西谷才敢向他靠近,但又不敢相信死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杨靖宇,后经汉奸指认,西谷才确信不疑。当时的他,“一点也没感到快乐”,反而“呜呜地哭起来”。(伪《协和》杂志记者报道语)随后,岸谷隆一郎让汉奸再次验证,又确认无疑后,才将杨靖宇的遗首割掉,送往伪满首都新京。

岸谷隆一郎实在弄不懂杨靖宇是什么样的人,如此的重兵围剿、冰天雪地,他究竟靠什么活着?他怀着敬畏之心,让人解剖了杨靖宇的尸体,见到的只有草根和棉絮。此时,这个屠杀中国人的屠夫,“默然无语,一天之内,苍老了许多”。(朱秀海《东北抗联征战纪实》,解放军出版社出版)还有资料记载,有个日本军官看到杨靖宇的肠胃里全是草根、树皮和棉絮,感动得流泪,连声赞叹:“杨靖宇,中国人的英雄!”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国民党著名抗日英雄仵德厚等17名中国军人曾受到日寇的行礼致敬。仵德厚参加过卢沟桥和河北平北县的惨烈战斗,又曾在台儿庄战役中担任敢死队队长。仵德厚现仍健在,他口述了这样一件事:他的部队在山西娘子关南峪车站一带与日寇激战中陷入重围,一场恶仗下来,112人只剩下了17人。这时,一个会汉语的关东军教官向他们喊话:“你们弹尽粮绝,又无援兵,消灭你们轻而易举。如果放了你们,你们还敢和皇军打吗?”仵德厚回敬道:“我们决不投降,军人只有战死沙场!我们一定要打败你们!”

谁知,那个教官回去了一会儿后又向仵德厚喊话说:“你们不是还要和皇军打吗?可以开路了!”这时,日军响起了军号,日军士兵都从掩体里站起来了,持枪站好,有数百人。仵德厚说:“我从军几十年,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战士们也都呆住了。相信鬼子兵吗?大家都看着我。我迟疑了一下说:‘军人就要有军人的样子。’我命令大家:‘站起来,走出去,再打!’我们17人互相搀扶着往外走。这时,所有的日军都向我们行注目礼。这是我们的顽强战胜了他们!”(方军《1931―1945亲历日本侵华战争的最后一批人》,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杨靖宇和仵德厚这两个例子,都是真实可信的史实,可以作为狼牙山棋盘坨上那一幕的旁证。我相信,类似的例子还会有,只是我一时没见到有关材料而已。这就自然形成了一个推定:既然杨靖宇和仵德厚这两个例子为真,那么为什么棋盘坨上同样的事为假呢?此为我相信老道长的话为真的理由之二。

理由之三,日寇向跳崖的五壮士行礼,是他们以武士道的军人标准,以武士道的武德范式律己衡人的一种表现,是他们崇奉武德、敬重英雄的武士道价值观的一种另类形式的反映。日本武士道是日本武士的道德体系,是日本神道教的天皇崇拜和中国儒教相结合的产物,其信条包括忠君、爱国、尚武、牺牲、信义、廉耻、重名誉等等。

二战前,几乎每个日本人都读过一些关于武士道的书,日本军人就更是把崇尚武力,崇尚勇敢,忠君爱国,不怕死等信条奉为圭臬。他们对于顽强勇敢不怕死的人,是最为推崇和钦敬的。如日本武士道的经典著作《武士道》(新渡户稻造著)这样写道:“面对危险和死亡的威胁也不失去沉着的人,在大难临头时吟诵诗句,在面临死亡时吟唱和歌的人,我们赞叹他是真正伟大的人物。”在武士道的诸信条中,忠君、守节、不怕死是最突出的几条。如明治维新时的圣典《军人敕谕》这样写道:“务求保持忠节,牢记义重于山,死轻于鸿毛(按:视死如归之意)。”

上面这种种武士道的信条,被视为作为一个合格的日本军人的标准。日本军人不但以这些标准要求自己,有时也转而用以评价敌军。于是,那些忠诚、守节、不怕死的敌军中的英雄,便可能成为他们尊敬的对象。狼牙山五壮士、杨靖宇、仵德厚就是这样的人。武士道经典里所说的那种“面对危险和死亡的威胁,也不失去沉着的人”,那种“牢记义重于山,

死轻于鸿毛”的人,日寇在狼牙山遇到了,在江县遇到了,在娘子关也遇到了。他们的心被震撼了。但这些日本鬼子并不懂得,中国军人的忠节和他们的忠节性质是完全不同的,也不懂得他们自己的勇武是侵略之勇,而中国军人的勇敢才是正义之勇,更不懂得中国军人若战死,是重于泰山,而他们若是战死,则轻如鸿毛。他们满脑子是武士道的标准,不仅用来衡量自己,也用以衡量敌军,他们只知道对方是军人,既然是军人,就要用武士道的军人标准去衡量。于是,他们便认定杨靖宇、仵德厚和跳崖的五壮士是“中国人的英雄”,便向他们鞠躬,行注目礼。这一现象一点也不奇怪,相反,倒是应视作一种文化意识上的逻辑使然。

忠义传与贰臣传

实际上,敬重敌方之坚贞者,蔑视敌方之叛徒,是古来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军队和人们政治文化中的一个习惯性的意识。中国古代的政治和文化意识中有“不事二主”之义,因此,中国的史书里有褒扬忠贞的“忠义传”和贬斥叛徒的“贰臣传”。诚如史家张荫麟在《跋〈梁任公别录〉》一文中所说:“昔之创业帝王,于胜朝守节之士,固戮之辱之,及其修胜朝之正史,则必入之‘忠义传’;于舍旧谋新之俊杰,固笼之荣之,及其修史,则必入之‘贰臣传’。”(张荫麟《素痴集》)

清王朝对待明朝遗民的态度,既重防范,又加以尊重,而对降清的明朝大吏,则是既欢迎归降,又加以鄙视,将其入之《贰臣传》。可见,敌对和敬重并不一定是矛盾的。那些守节之士,虽是敌人,却可能受到敬畏、尊崇,那些叛徒贰臣,虽一时荣宠得意,实际却受到轻蔑、贬斥。这不仅是中国的政治文化观念,其实也是日本的政治文化观念。中国的儒家讲忠节,不事二主,而渊源于神道教天皇崇拜和中国儒家忠君思想的日本武士道更是讲这种观念,其间贯穿的道德标准,就是“忠节”二字。由此可见,日寇向“中国人的英雄”致敬的行为,并非偶然,而是有着深厚的政治文化观念上的原因的,是完全不奇怪的。

由上述这三个理由,完全可以断定,老道长李海忠讲述的事肯定是真实的。棋盘坨上的那一幕,不但没有给日寇涂脂抹粉,反之,却反衬出狼牙山五壮士更加的伟大。他们的伟大,不仅在于他们敢与日寇殊死搏战,“威武能不屈”,更在于他们能使骄横狂傲的日本法西斯屈节,令日寇在精神和气势方面从心里认输,这才是真正的惊天地,泣鬼神啊!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